铝矾土何以当铁矾土卖?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5-31 22:33   96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铝矾土何以当铁矾土卖?

  本是铝矾土矿,宝丰县国土资源局却在2007年以铁矾土名义拍卖了采矿权。到期后续办的采矿证,依然是铁矾土开采(见9月14日《大河报》)。这则国土资源版的“狸猫换太子”,让我们见识了一些人做官的又一种境界:直把做官当“坐官”。

  所谓“坐官”,指的是为官者从出发、选择性极强的行政作为。其结果,往往是该作为时,他静若处子作壁上观;不该出手时,却动若脱兔“敢作敢为”。

  最便宜也得100多元一吨的铝矾土矿,拍卖成几十元一吨的铁矾土矿价格,而且还为铁矾土采矿证续期,足见当地一些做官者的“坐官”之道,是多么的“非常道”了。既然村民都知道,本地盛产的是铝矾土而非铁矾土,掌管当地矿产资源开采权的宝丰县有关部门,于情于理,都不该玉成“李代桃僵”的穿越:于情而言,“君从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”,村民知道的,有乡土身份的他们应该很清楚;于理来论,受理、审查、勘查、审批,这是国家的采矿证续期程序。有专业背景的他们,不该铝矾土按铁矾土卖,除非他们的专业背景是山寨的,才分不清铝矾土与铁矾土。

  “坐官”们真的分不清铝矾土和铁矾土吗?事实似乎在说否:当地的权限,仅能办理10万吨矿藏量以下的铁矾土采矿证,办理铝矾土采矿证。令人称奇的是,这座铝矾土矿就以“7万多吨藏量的铁矾土矿”为名,被卖了出去。这拍卖中间的“猫腻”,暂且按下不表,单是现在的相关负责人,既为采矿证续期,又以“矿史”自己无法订正为借口,隔岸观火,就足见其行政行为的选择性痕迹,是多么明显。

  回溯国有资源被贱卖事件,宝丰县有关部门官员可谓深谙“坐官”之道:当初的决策者已经调离了,没准还高升了,没准还和这个手续的矿保持着某种联系,没准……处理此事自然要慎重。当然,也许还有别的原因,这个“你懂的”。

  因为“坐官”,国有资源不但继续流失,还披上了的“马甲”。发生在宝丰县的“铝矾土”与“铁矾土”的概念偷换,虽然只是个案,但必须引起我们高度。⑧1

Power by 建站之星 |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